8月27日晚,江苏昆山一路口,一辆宝马车驶入非机动车道,与骑车人在路口发生争执。宝马车司机刘某龙(男,36岁)下车后与骑车人于某某(男,41岁)发生冲突,后从车中拿出砍刀砍向于某某,途中砍刀不慎掉落,遂被于某某捡起,反将刘某龙砍伤。监控视频显示,抢到刀后,于朝刘腹部连刺两刀致刘倒地。在刘起身过程中,于朝刘回砍3刀。刘跑开后,于又从身后追砍两刀。最终,刘某龙经抢救无效死亡,于某某没有生命危险。

28日晚,昆山市检察院宣布提前介入此案调查,犯罪嫌疑人已被控制。随着视频被大量转发,昆山男子持刀欲砍人却遭“反杀”一事引发网民关于骑车人是正当防卫还是防卫过当的热议。对此,国内多位律师进行了各自的专业解读和观点交锋。

已公布的案卷显示,刘某龙因刑事犯罪共4次入狱,刑期累计超过10年。记者了解到,刘某龙曾因持刀伤人入狱,也曾获得过见义勇为的荣誉。于某某则是事发地附近一酒店分管电工工作的负责人。

上海大邦律师事务所律师丁金坤认为,就监控视频而言,刘某龙行凶在先,于某某捡刀反砍,使刘丧失攻击能力,这个过程属于正当防卫无疑。有疑问的是,刘逃跑时,于追砍,是否防卫过当?

律师王万琼认为,于某某的行为是“典型的正当防卫”,完全符合现行刑法关于正当防卫的规定,不存在防卫过当情形,“是标准的正当防卫”。王万琼认为,“在当时高度紧张的情况下,很难去分辨死者当时是否已失去继续伤害他人的能力。”王万琼分析,从事件起因和冲突中可以看到,于某某开始一直处在十分克制的情绪下,反而是死者一直在挑衅,“(视频后半段)刘某龙跑向车,你无法判断他是否去车里拿更多武器,还是已经落败了。法律规定非常清楚:第一有不法行为发生;第二、防卫行为没有明显超过限度,在个人的生命安全受到严重威胁情况下,对等地对加害者身体实施伤害直至死亡,这是可以的”。

中国政法大学刑法学教授阮齐林强调,从这件事情上看,宝马车强行进入非机动车道本就违反交通法,不仅不道歉还出手打人,甚至还持刀威胁,明显不是一般民间纠纷;其次从当事人角度考虑,于某某夺刀后不安感仍存在,考虑到对方攻击性强,不排除继续找工具打斗的防卫心理。

华南理工大学法学院讲师、执业律师叶竹盛指出,刘某龙被砍倒地起身后跑向宝马车,而不是向其他方向逃跑,结合其回到车里取刀的行为,于某某完全有合理理由认为,其可能继续行凶。

中国政法大学刑事司法学院副教授罗翔表示,正当防卫一直朝着宽泛方向发展,但实践中最大的问题还是偏向后果主义,“以是否死人为结果判断是否正当防卫”。从最高人民法院的判例出发,还是有大量类似判例支持于某某的行为属正当防卫。

兰亭律师事务所律师包华说,正当防卫是有限度的,即制止对方的侵害行为,使自己人身财产安全得到基本保障,这个措施只要发生了效果便可,如果继续延伸就属于过当行为。

京衡律师上海事务所邓学平补充道,刘某龙在跑向宝马车时,已被砍5刀。此时即便宝马车内还有其他凶器,也不可能再有继续行凶的意愿和能力,因此他跑向宝马车应该是想上车逃离现场。另外根据视频,刘某龙持刀砍向于某某时,大概率使用的是非刀刃。这能证明刘某龙至少无意伤害于某某性命。这也是于某某后期还能抢刀的关键。

在京师律师事务所律师钟兰安看来,此案是正当防卫和防卫过当的“教科书式经典案例”。钟兰安认为,于某某的行为前期属于正当防卫,在刘某龙逃避时仍挥刀伤害,已转化为防卫过当。

北京市亚太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周保民认为,仅凭视频内容看,于某某涉嫌故意伤害致人死亡。视频中他持刀反击后,刘某龙已经逃窜,但于某某仍持刀追砍,虽然砍的不是致命部位,但砍了多刀,这已经超出了防卫过当的范畴。当然,于某某并非蓄意作案,凶器也不是他本人所持有,这些会在开庭量刑时予以考虑。

刑法专家邓学平律师则认为,判断骑车人是否正当防卫,要看致命伤是前5刀还是后2刀。邓学平也表示,如果是前5刀造成的,根据《刑法》第二十条第三款的规定,于某某的行为属于行使无限防卫权,不属于防卫过当,不负刑事责任。如果致命伤是后两刀,确实可能有防卫过当的嫌疑。

钟兰安表示,根据我国《刑法》第20条规定,正当防卫所产生的防卫过当问题,应减轻或免除处罚。如于某某被认定为防卫过当,按规定减轻处罚,可在法定刑10年以下,也可能判处缓刑,甚至免予刑事处罚。

(据北京青年报、成都商报、新京报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