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克孜尔独守千年石窟26年 逐绿是他不曾放弃的梦想|新疆晨报

热合曼·阿木提在工作中。

新疆头条讯(文/记者 赵梅 图/受访人、网络)下个月,克孜尔尕哈石窟就要通水了,热合曼·阿木提得到消息,兴奋地几个晚上都没睡好,他说:“通水以后,石窟周边就可以大面积种树了,以后这里的环境会越来越好”。

种树,是新疆龟兹研究院克孜尔尕哈石窟工作站负责人热合曼·阿木提二十多年来的梦想。

克孜尔尕哈石窟没有水,不通电,茫茫戈壁常年吹着夹杂着黄沙的劲风,石窟方圆十几公里内,几乎寸草不生,热合曼曾一个人在这里工作了二十余年。几年前,这里通了电,建了工作站,他的工作环境才有了改善。

即使这样,热合曼和四个工作伙伴的日常用水,依旧要从10公里外的村子运来,“我们一直盼望这里能通水,能解决我们的日常用水,有了水,周边能大面积种树,这里的环境也会越来越好”。

热合曼·阿木提在工作中。

每天将64个洞窟巡视一遍

克孜尔尕哈石窟地处库车县西北方向的山沟里,与克孜尔尕哈烽隧毗邻,均始建于公元5世纪。石窟开凿在东西宽170米,南北长300米的崖壁上,分为东西两大组群,现存洞窟64个。洞窟中的壁画均是典型的龟兹风格,有佛本生故事40余种,因缘故事20余种,第14窟中还有龟兹国王及家族的供养人像。

这座石窟是中国四大佛教石窟之一—龟兹石窟的一部分,也是距古龟兹城最近的一处石窟寺,“丝绸之路”上一处重要的佛教文化遗址,2001年,已被国务院公布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。

石窟群虽然距离库车县城仅有12公里,但是,这里地处荒漠,周围荒无人烟,到处都是灰白的风蚀雅丹地貌。

热合曼告诉记者,1993年,21岁的他被新疆龟兹研究院聘为临时看护员,那会儿,他对这份工作的认识并不清楚,只知道在这一个月的工资可以换两只羊。

来到看护点,他才发现,这里到处是山沟和崖壁,居住点只有两间土坯房、一个火炉子,一张木床,两只储水桶,一盏煤油灯。

他的工作是每天将64个洞窟巡视一遍,看看洞窟附近有没有奇怪的脚印,门锁是否被动过,洞窟内是否有岩体开裂、塌方渗水、壁画空鼓等情况。这样巡视一遍下来,通常需要3个小时左右,巡视完洞窟,他会回到克孜尔尕哈石窟工作站的值班室里,看守工作站的大门。接下来,就是漫长的等待,等待考察团的到来,等待黑夜的来临,他说:“有时候,我会趴在崖壁的最高处,一直往远处看,特别希望有人出现。”

然而,绝大多数时间里,热合曼会失望,因为很少有人会光顾这里。于是,从家里带来的杂志和收音机,成为他打发寂寞、了解外界的最好伙伴。

热合曼·阿木提。

热合曼·阿木提在工作中。

逐绿是他不曾放弃的梦想 

热合曼曾希望挖出一口水井,通过浇水种树,改善这里的环境。他觉得有了绿色,他在这里就不会那么寂寞了。

他来到这里的第二年,就叫来爸爸和弟弟一起帮他挖井。然而,父子三人挖了半年多,向下挖了33米,没有见到一滴水。

从此,克孜尔尕哈石窟多了一道独特的风景线,每个星期四,热合曼的父亲或弟弟都会赶着毛驴车,装着两个大水桶,从10公里以外的多来提巴格村,来到这里给他送水。

克孜尔尕哈石窟一年四季风沙很大,时常还会刮起沙尘暴。热合曼每天除了看护好洞窟外,还要清扫烽燧、石窟周围的道路,清理堆积在石窟门前和栈道上的流沙,定期给洞窟门锁上油。

近年来,由于气候原因,雨水逐渐增多,石窟群经常会出现山洪,再加上周围地形复杂,沟壑交错,每当山洪暴发时,一些道路会被冲毁。

于是,热合曼又新增了一项工作,那就是山洪过后,扛着砍土曼和铁锹检修道路,并向研究院领导汇报检修情况:“喂,院长吗?路冲断了,给考察团说一下,明天不要来了。”第二天,路修好了,院长会再接到他的电话:“喂,院长吗?路修好了,考察团说一下,可以来参观了。”

克孜尔尕哈石窟内的壁画。

热合曼·阿木提和妻子合影。

看好石窟,那是国家的宝贝

在看守石窟最初的几年里,热合曼也曾有过离开的念头。

但是,一批又一批国内外学者到这里考察、临摹,引起了他的好奇,“怎么会有这么多外国专家来看这些土包包?”于是,他经常跟在导游和专家后面听他们在说什么,听到最后他终于明白,“原来我守护的石窟是国家的宝贝,它们已有1600多年的历史了。”

有一年,上百名世界各地的专家学者来石窟群考察,热合曼开始体会到自己的价值。 

他开始喜欢上了石窟,不仅“研究”起了石窟文化,还学习起壁画保护方面的专业知识。

如今,他对64个石窟的熟悉程度,犹如自己的手掌,“每一个洞窟的建筑形制怎样,壁画上描绘的什么故事,哪一个石窟有裂缝,哪里的壁画有空鼓病害,我都了解得清清楚楚。”他还有一手“绝活”:轻摸轻敲洞窟墙壁,通过微弱声响,就能判断壁画是否受损。

有时候,来考察的人特别多的时候,热合曼偶尔也会给人讲解洞窟壁画里的故事。

热合曼告诉记者,在洞窟里观察的时间久了,他觉得壁画里的飞天是“活”的,“寂寞的时候,经常会和它们说话。”他说,自己也看过其他石窟的“飞天”,但是看来看去,觉得克孜尔尕哈石窟的“飞天”最美。而30号洞窟中的“托花奏乐飞天”是他的最爱。

他说,自己能坚持到今天,和家人的支持密不可分。多年来,每当他回家,爸爸和弟弟一直在帮他替班,而妈妈总是早早把他需要的干粮、换洗衣服都准备好。

他永远忘不了,父亲在2008年去世前依旧嘱咐他:“一定要看好石窟,那是国家的宝贝。”

据新疆龟兹研究院院长徐永明介绍,由于热合曼的努力和对工作高度负责的态度,克孜尔尕哈石窟至今未发生过任何安全事故,“热合曼堪称龟兹石窟守护的楷模”他说,2007年,经该院推选,热合曼荣获由国家文物局授予的“薪火传递—中国文化遗产保护先进个人”;2009年,他荣获中华文化促进会与香港凤凰卫视授予的首届“中华文化年度人物”奖。

此后,他又荣获了自治区劳模、全国“五一劳动”奖章等荣誉。去年,还获得“大公国学年度盛典”中华文化玄奘奖之传承大奖。

妻子辞职和他一起守护石窟

“克孜尔尕哈”翻译过来是“姑娘留下来”的意思。然而,热合曼在这片荒漠生活的前14年,却没能留下一位姑娘。

直到2007年,他在石窟巡查中不小心摔伤了膝盖,年近古稀的父亲替他在洞窟里守了整整3个月。而他在医院养伤时,结识了一位名叫艾比拜木的姑娘,2008年,艾比拜木成为他的新娘,克孜尔尕哈石窟才留下了一位姑娘。

艾比拜木原本是库车县的小学老师,和热合曼结婚以后,受到他的影响,也喜欢上了克孜尔尕哈石窟。两年前,艾比拜木辞去了小学教师的工作,和热合曼一起从事守护工作,她负责守护距离克孜尔尕哈石窟一公里的克孜尔尕哈烽隧。

两人把孩子托付给县城的亲人照顾,每到周末,热合曼和妻子把孩子从县城接到石窟团聚,难得的欢聚时光是他们一家最幸福的时刻。

如今,热合曼已获得很多荣誉,但是,他依然每天坚守在石窟做着最普通的工作,巡视石窟、清扫流沙、检查石窟病害。不同的是,近几年国家和自治区加大了对丝绸之路(新疆段)文化遗产保护的力度,克孜尔尕哈石窟借助于石窟保护维修项目,设施和环境有了一定的改善。

三年前,热合曼在上级领导的协助下,用10公里外拉来的水种出了一小片桃树、枣树等。两年前,这里又招聘了四名工作人员,热合曼又有了工作伙伴。

“近几年,这里已通路、通电,重新修建了文物管理用房,安装了电子安防设备。”热合曼说,这里还安装了监控设施,“只需要通过电子监控设施,就能对洞窟外围进行巡视,巡视时间可以节约一半。”他说,去年实施打井工程以后,今年元旦,克孜尔尕哈石窟又打出甘冽的井水,“现在就等石窟能尽快通水,到时候我们就可以大面积种树,以后这里的环境越来越好了,我们的日子也会越过越好”。

【晨报爆料热线:0991-8801111】

(未经授权 禁止转载)

下载“新疆头条”新闻客户端,新疆最新最全的新闻随时看!更能看新闻攒积分换礼品!

扫二维码下载:

微信内打开文章,可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,下载新疆头条

热门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