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疆传统媒体记者转型,他们在路上|新疆晨报

引:瞬息万变的今天,新鲜事物不断涌现,思维方式更迭换代,每一个追求上进的人,都会担心自己跟不上时代。曾经处于“时代瞭望者”位置的纸媒、电视、电台等传统媒体人,更是对此感知深刻。在今天的融媒体时代,传统媒体记者只有大力拓展知识边界,优化知识结构,加强业务技能训练,使自己尽快成为一专多能的全媒体记者,才能适应新的媒介环境,完成报道任务。

近年来,新疆传统媒体人在转型的路上不断探索、学习,涌现出大批优秀“新人”,他们的努力让我们看到了新闻事业的未来。

陈峰在工作中

从单一图片到视频、直播,老摄影记者成功突围

44岁的陈峰,进入新闻媒体13年,曾经他是纸媒的摄影记者和图片编辑,如今他是熟练掌握各类新媒体技术的单位骨干。

在陈峰做摄影记者的那些年里,纸媒处于黄金时期。那时,他只用想怎么把新闻图片拍好,从未想过媒体会发展成如今这样。有时他也会用软件作一些简单动画图表,那只是觉得好玩,跟工作没关系。

那时单位还是以出版报纸为主,虽然新媒体“狼来了”的说法常能听到,但繁荣的传统媒体环境让大家缺少转型的危机感和紧迫感。真正让他做出改变的是2015年底——人们用手机获取信息已越来越普遍,单位的手机客户端、微博、微信等新媒体发布平台也已上线,不仅能发布传统的图片文字新闻,而且鼓励大家用视频、动画、直播等新形式表现新闻事件,并为此配备了直播、视频拍摄等设备。

在此前,国内不少传统媒体就已经开始全媒体转型,陈峰意识到,该有所行动了。“要想在这个行业干下去,必须改变自己,迎合时代的发展。”面对一堆陌生的新媒体设备,陈峰开始沉下心琢磨,2016年有半年多他几乎把整个心思都扑在这上面。

传统纸媒摄影记者,在一个新闻事件中需要拍好几个镜头,而视频,是很多镜头的集合。“我刚开始认为,视频不就是比以前多拍些镜头嘛,没什么难的。拍的时候是见啥拍啥,没有目的。”他说,但剪辑时才发现,拍出来的镜头没几个能表达新闻主题。他发现了拍摄前策划的重要性。“有了拍摄思路,拍摄时就有了方向,后期剪辑主题表现得也更明确。”

他与电视台的朋友交流,查阅大量资料,学习如何写策划、如何写拍摄脚本、拍摄时镜头如何取舍等知识。那段时间,他一琢磨就是一整夜,常常每天睡眠不超过4小时。努力就有收获,他的视频拍摄技术日臻熟练。

2016年,陈峰第一次接触无人机拍摄,成为单位首批运用此技术的人员之一。“刚开始飞的时候心惊胆战,生怕出什么意外。”但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。那年8月,他带着单位配备的无人机到1号冰川执行拍摄任务,无人机飞上天不久就“失联”了。那一次他赔了2000多元。

虽然经历了这次事故,但无人机拍摄带来的震撼效果让陈峰无法抵挡,吸引着他一遍遍地尝试。

陈峰的首场移动直播尝试是2016年底的一次天文现象。那是一场一个人的直播。此前,他参加了北京一家网络媒体为期20天的远程直播培训。那场直播,策划、主持、设备调试……全由他一个人完成。虽然已经试练了100多次,但上场仍十分紧张,好在两个小时的直播基本顺利,让他意外的是,他的直播吸引了300万网友观看。通过这次‘练兵’,他总结出不少经验。

2017年到2018年,陈峰参与完成了200多场直播活动,拍摄、剪辑视频达500条。

传统媒体工作经历对他的转型非常重要。他说,拍图片积累的经验对拍视频时正确取景、构图很有帮助,写稿功底让他在构思拍摄脚本时得心应手。这些来自传统媒体的积累让他的转型过程少走了不少弯路。

单位懂新媒体技术的新记者越来越多,但陈峰认为,新老记者各有优势,年轻人在技术上有优势,但老记者扎实的新闻功底,对把握新媒体产品质量非常有益处。“转型快慢难易不在于年龄。只要努力学、真心喜欢,什么时候开始都不晚。”

余梦凡(左)在工作中

自带新媒体“基因”,年轻记者主动进步

不到30岁,6年纸媒记者经历,如今的余梦凡是单位全媒体记者转型之路上走得最扎实、最迅速的年轻记者之一。

传统媒体记者转型这条路,余梦凡走得并不困难。跟大多数年轻人一样,在微博、微信等自媒体刚兴起时,她就玩得非常熟练。

单位开始鼓励记者转型时,她就主动投入其中。“对这些新鲜的技术,我充满好奇,渴望去探索。”

传统纸媒转型,对记者有了更多新的要求。大家开始拿起手机、摄像机拍视频,出镜做直播主播。作为多年写天气新闻的记者,她的第一场移动直播就与天气有关。2018年3月,她临时接到通知,第二天要直播第一场春雨。“虽然十分期待尝试,但还是很紧张,想到要出镜总有些不好意思。”她头天夜里查资料、演练采访过程,逼着自己琢磨到半夜。直播中,她与专家互动,精神高度集中,完成后才发现衣服都被汗湿透了。

此后,类似的需要以新媒体形式展现的采访任务越来越多,她主动不断学习总结。“以前只需要埋头写好文字稿就可以,而现在出镜直播需要做大量功课,语言组织、形象、应变能力,从幕后走到镜头前,要改变的地方有很多。”这种改变带给她学习新事物的充实感和成就感,成为继续尝试和努力的动力。

她开始试着操作短视频的拍摄和剪辑,研究短视频拍摄策划、脚本写作、H5设计等新技能。从只写文字稿件,到写几十个分镜头脚本,虽然刚开始适应起来并不容易,但扎实的写作功底让余梦凡很快上手。

余梦凡不断意识到,一些新闻事件用短视频、移动直播等直观地表现手段,比文字报道更有效果。现在,在采访一条新闻线索前,她会思考能用几种方式表现,然后尽可能地去实现。“表达形式丰富多彩,让我也一直保持对工作的热情和新鲜感,愿意不断去学习。”

如今,她又牵头组建了一个新媒体产品研究小组,组织年轻同事一起学习新技术。她认为,传统媒体记者长期培养的吃苦、扎实的文字功底和新闻敏感性,在融媒体时代仍是最重要的能力。“不管如何转型,作为一线记者,在新闻现场留下脚印,敏锐捕捉热点,分析思考,准确表达,都缺一不可。”

张梦雨在直播采访中

知难而上,孩子妈妈快速成长

已经是妈妈的张梦雨有着十余年文字记者工作经历,如今是以直播见长的出镜记者。

2016年元宵节,她第一次参加直播,“对着摄像头不知所措,说话磕磕巴巴,频出冷场尴尬。”虽然那场直播观看人数只有300多人,但她却很兴奋,“第一次尝试到与观众互动的感觉,感受到作为‘新媒体’记者的满足感。”

兴奋之余是紧张,她发现,自己不得不重新变成新闻圈的“小学生”。以前一年写400多篇稿件,但面对“直播”这种新的新闻表达形式,她有太多的不明白。

对新技术的好奇,促使她主动学习。她浏览各类新闻APP,观看内地媒体的直播,找电视台的出镜记者学习如何拿话筒如何找镜头,跟广播电台的主持人学习发音吐字,找视频部的同事学习了解直播设备。

在全媒体记者的路上,作为孩子妈妈的张梦雨牺牲了不少照顾家庭的时间。凌晨在三十里风区12级大风中感受最艰苦的抗风救援、在零下30℃的福海参与冬捕第一网进行“最冷”直播、在48℃的吐鲁番感受“最热”直播、在新藏公路海拔5000米的达坂做世界海拔最高公路直播……出差做直播往往一去就是几天。努力和勤奋让她快速成长起来。

比起直播,拍摄出镜视频对她来说更困难。第一次与同事合作拍摄一场与城市交通有关的视频,在以前,写这样的稿件对她来说驾轻就熟,然而这段被最终剪成三分钟的视频,她却拍了两个小时……拿起话筒、摄像机一开机,想好的词就忘了个一干二净,重复拍摄了5次才勉强过关。

为了克服对摄像机的陌生感和恐惧感,她回去后专门对着摄像机练习,半年后她终于在摄像机前找到了拿笔杆子时的胸有成竹。

“越陌生的东西越需要迎难而上。”此后,她学策划、写脚本、参与后期制作等,2017年推出了一系列《梦雨说交通》短视频,针对大家感兴趣的交通各类问题,用现场采访、情景还原、微电影等一系列方式表现出来,受到了同行和广大网友的关注和好评。“新媒体的发展速度太快了,虽然我们过去是优秀的纸媒记者,但在融媒体时代已经没时间沉浸在过去的惯性,必须主动学习、快速赶上。”(文/新疆头条记者 秦金俐 图/受访者提供)

【晨报爆料热线:0991-8801111】

(未经授权 禁止转载)

下载“新疆头条”新闻客户端,新疆最新最全的新闻随时看!更能看新闻攒积分换礼品!

扫二维码下载:

微信内打开文章,可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,下载新疆头条


热门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