国丨父子一同为国守边,边境平安是他们心中最好的春节礼物|新疆晨报

穆萨在准备马匹去巡边。

新疆头条讯(文/记者 秦金俐 图/视频 记者 赵长福)2月7日,大年初三,9时的乌恰县吉根乡斯木哈纳村,屋外漆黑一片,两碗烫奶茶下肚,老巡边员穆萨感觉浑身舒坦,“老婆子,我走了!”他戴上帽子,穿上厚厚的皮大衣,冲仍在厨房里忙碌的妻子喊道。屋外的马也已经吃饱喝足,在手电筒的光照下,鼻子里喷出的气在空气中凝成白雾。穆萨踩着马镫一跃坐上马鞍,很快把屋外红灯笼里透出的灯光远远甩在了身后……

“中国西陲第一村”。

60岁的穆萨是“中国西陲第一村”斯木哈纳村的普通牧民,也是“西陲第一哨”斯木哈纳边防连的一名巡边员,当天,他跟以往35年的每一天一样,骑着马到二十多公里外的边防线上巡逻。

天虽黑,但穆萨丝毫不担心走错路,他如熟悉自己的老马一样熟悉这条通往边境线的路。从1984年至今,他的日子几乎一成不变,每天早上从家到边境,晚上从边境回到家。想想二儿子阿迪力已经10天没有回家,一直在边境巡逻,穆萨忍不住摸了摸挎包里的手抓肉,这是妻子凌晨就起来煮好的,让他带给春节期间没有休息的儿子和同事们吃。虽然现在边境线附近的巡边员宿舍条件不错,但妻子总担心儿子不好好吃饭。

穆萨把准备好的马匹交给儿子阿迪力。

快马加鞭,穆萨在11时到达边境线,他和其他白班同事一起换下夜班同事。春节这几天,穆萨上白班,儿子上夜班,他们共同的任务是在他们负责的4公里边境线上巡逻。儿子值守前半夜,凌晨3点已经下班,现在还在宿舍休息,他不忍去打扰。巡边员的装束基本一致,厚厚的帽子、皮衣、长靴。边境线上的积雪已经被巡边员们踩成了一条30厘米厚的雪路,但几处上山的地方走起来仍然很费劲,得下马牵着马才能走过去,这一段边防线最高处海拔近4000米,除了骑马没有其他交通工具能通过。

“春节边境线上平平安安,就是我们心里最好的新年礼物。”揉了揉被寒风吹疼的脸,穆萨的每条皱纹都溢满笑意。斯木哈纳村的牧民们有自发义务巡边的传统,从上世纪50年代,这里的牧民就开始自发在边境线上巡逻。穆萨说,自发去巡边的意识仿佛就在牧民的血液里,孩子们从小被长辈教导“守好边是我们的责任”。斯木哈纳村第一书记朱国华告诉记者,如今村里有70多户牧民,其中50多户家庭每家至少有一名巡边员。

1984年,穆萨开始到边境线巡边,那年二儿子阿迪力出生。从村子到边境线只有被骆驼和马踩出的简易路面,且布满了大大小小的石头。夏天,穆萨去巡边的路上必须经过宽30多米、深1.5米的河。1996年之前,河上没有桥,有一年7月,正值汛期,穆萨独自骑马小心翼翼地过河,突然马摔倒了,他也被甩下,被水流冲了好远才挣扎着爬上岸,险些没命。马受了较重的伤,“当时心里就一个念头,不能回去,我今天的任务还没完成。”他牵着马走了三个多小时到达边境线,步行完成巡逻全程,等回到家时已经是凌晨。

冬天,遇到风雪是常事,厚厚的积雪没过膝盖,穆萨下马在前面为马铲雪蹚路,穿着母亲做的羊毛厚皮袄浑身冒汗。1984年到1996年,穆萨先后换了8匹马巡边,这些马都是因为劳累而迅速衰老的。穆萨拿出一条马鞭,虽然破旧但光滑异常。当巡边员那一年,他亲手用羊皮编了这条马鞭,至今还在使用。

以前,没有通讯工具向家人和乡亲求助,巡边员的吃喝全得靠自己一次性带足。穆萨早上出门,包里装着“包尔萨克”和一个木碗,再用一个军用水壶装满水。路上遇到水不够喝时,夏天从河里取水,冬天直接吃雪。似乎是看到了记者眼中的惊讶和心疼,穆萨笑呵呵地说:“没事,我没事,肠胃很好。”穆萨还拿出一个布满黑斑的旧木碗给记者看,这个木碗曾陪他巡边20多年。

为了巡边看得更远,1993年,穆萨花500元买了一架望远镜,当时这是家里的大开支。“当时特别渴望有架望远镜,梦里都想着呢!”穆萨说,有了它他好像有了双千里眼,谁家的羊快跑到边境了,远远就能看到,他赶紧骑马跑过去把羊赶回来,避免了乡亲们的损失。

阿迪力在去巡边的路上。

阿迪力从十几岁跟着父亲巡边。“在跟着爸爸出去巡边前,我每天下午都会在家门前的路上,拿着望远镜朝边境方向寻找爸爸和羊群的身影,如果天黑还看不见,我和妈妈就很担心,从那时起,我就下决心要跟着爸爸去巡边。”一家人每天最踏实和幸福的时刻就是穆萨回来对妻儿说:“今天边境线一切平安。”

在陪父亲巡边时,阿迪力帮着解决了不少问题,如风雪天铲雪,赶回靠近边境的牲畜等,阿迪力也树立了“守好边防”的信念:“陪爸爸巡边时,他时常给我讲守好边就是守住家,没有国家就没有我们现在温暖的家。”

跟着父亲顶风冒雪十多年,有了丰富的巡边经验,2016年,阿迪力主动申请成为边防连的巡边员,和父亲成了同事。“我比父亲幸福多了,现在的巡边工作条件很好。”他说,如今边境线附近为巡边员建了标准化宿舍,厨房、卫生间都有,新鲜蔬菜、肉类没断过,通讯、网络发达,能随时给家人报平安。如今虽然上山巡逻时仍要骑马,但从村子通往边境线附近的路已经修得很平坦,可以骑摩托车往返,“妈妈再也不用一到天黑就担心我们行路的安全了。”阿迪力说。

穆萨1992年入党,阿迪力2009年入党。“我很欣慰有了接班人,即使我将来干不动了,还有儿子替我守边。下半辈子我就在斯木哈纳村住着,在这里天天放牧,看着边境线、哨所的五星红旗,这样过一辈子我才安心。”穆萨说这些话时眼睛里闪烁着欣慰的泪光。

【晨报爆料热线:0991-8801111】

(未经授权 禁止转载)

下载“新疆头条”新闻客户端,新疆最新最全的新闻随时看!更能看新闻攒积分换礼品!

扫二维码下载:

微信内打开文章,可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,下载新疆头条

热门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