薪火相传,吐鲁番祖孙三代守护交河故城46年|新疆晨报

买明·热合曼和女儿古丽拜克热·买明

新疆头条讯(文/记者 赵梅 图/古丽拜克热·买明 提供)近日,第十届薪火相传“寻找文化遗产筑梦者”终评结果揭晓,新疆吐鲁番市文物系统祖孙三代热合曼·色提(已故)、买明·热合曼、古丽拜克热·买明荣获杰出个人奖项、喀什地区流动博物馆工作队荣获了杰出团队奖项。

“薪火相传”是中国文物保护基金会主办的一个全国性评选活动,旨在表彰在文化遗产领域做出杰出贡献的个人和团队,弘扬他们参与文化遗产保护的感人事迹和奉献精神,激励社会公众参与文化遗产的保护与传承。

本届评选活动自6月启动以来,共计收到200份个人和团体的参选材料,经过初评和终评,9月29日,最终选出“文化遗产筑梦者”杰出个人10名,杰出团队10名,新疆在此次评选中荣获了两项大奖。

10月11日,在接受记者采访时,34岁的古丽拜克热·买明仍沉浸在获奖带来的惊喜和感动里,“我和爸爸一直都觉得我们一家三代的工作挺平常的,没什么特别,所以听到获奖的消息以后,很是意外”,她说10月19日她和爸爸将前往甘肃颁奖现场领奖。

爷爷骑着毛驴看守交河

说起家族和交河故城的结缘,还要从古丽拜克热的爷爷热合曼·色提说起。

爷爷热合曼家就住在交河故城附近的一个村子,这个村与交河故城只有一条小河沟之隔,上世纪五六十年代,村里人并不知道交河故城是一座千年古城,人们只知道这个叫“雅尔湖”的地方很神奇,周边土质很好,种什么都旺。

直到文物考古调查人员来到这里,村里人才知道“雅尔湖”是一座有着千年历史的古城,是世界上有名的生土建筑。尤其是担任附近雅尔果勒村七小队队长的热合曼,在得知这座古城正吸引着很多国内外学者前来参观调查时,高兴地几晚上都没睡好。

从那以后,只要有文物考古调查人员来到这里,热合曼都会积极主动配合他们工作,甚至邀请考古人员去家里吃饭。

1972年,随着交河故城考古发掘工作的深入,研究人员认为故城急需人来保护,41岁的热合曼得知这一消息,毫不犹豫地报名参加了交河故城的看守工作,成为交河故城里唯一一名看守人员。

古丽拜克热说,很多年以后,她曾经问过爷爷为什么会选择看守交河故城,爷爷的回答让她感触很深,“他说自己没什么文化,有机会在历史悠久还享誉中外的地方上班,自己很自豪”。

那会儿来交河故城参观的人不多,热合曼的主要职责就是不让人随意进入故城取土、玩耍,或者破坏城内任何生土建筑,而他看守的范围不仅有交河故城遗址,还有沟西墓地、沟北墓地和附近的雅尔湖千佛洞。

当年,交河故城没有现代化交通工具,热合曼每天骑着毛驴沿着遗址和墓地巡查。1975年,交河故城开始卖门票,游客慢慢开始增多的时候,爷爷一个人又兼职售票并接待前来参观的游客。

1978年以后,交河故城游客量逐渐增多,但这里交通、食宿很不方便,有时天黑了,热合曼就赶着家里的毛驴车把游客送到市里,有时候还把游客请到家里吃饭。因为工作认真负责,对游客热情周到,1989年,爷爷热合曼被国家文物局、公安部评为“全国文物安全保卫工作先进工作者”。

父亲在交河故城巡查27年 一草一木了如指掌

1990年,在交河故城工作了18年的热合曼退休了。退休前,他一直有个愿望,就是让小儿子买明·热合曼接替自己继续守护交河故城,买明从10岁起就跟着父亲跑遍了交河故城,“爷爷觉得交河故城是中华文明的重要遗产,他很想让爸爸也来交河故城上班,让他好好了解一下。”古丽拜克热说。

就这样,1991年,29岁的买明接替了父亲的文物保护工作,成为家族中第二代守城员。

56岁的买明告诉记者,小时候,交河故城对他来说只是一个玩耍的地方,后来听到导游们给国内外的游客讲解交河故城的历史,自己又查看资料了解完相关的历史后,他慢慢对交河故城有了感情,“这也是我高中毕业后,依旧经常愿意跟着父亲巡查交河故城的原因。”买明说。

买明接替父亲工作的时候,交河故城的游客数量相较开放初期已增长了上百倍,因此,他平时除了像父亲热合曼一样要沿着遗址巡查外,还要密切关注交河故城的维护和游客安全,“每天巡查时,一定要注意墙体是否有松动的地方,一旦发现有这样的现象,马上要通知维修”,他说,旅游旺季,还要跟随游客,引导游客不要去禁止参观的区域,“一方面是为游客安全考虑,另一方面也是为防止这些区域遭到破坏”。

在交河故城监控设备没有全面覆盖安装之前,文物保护人员每天要巡查四个小时左右,那会巡查的交通工具从毛驴换成摩托车,冬天,游客比较少,巡查相对轻松一点,但是,每到夏季,交河故城气温有时候达40℃以上,巡查就会变得比较艰难,“每天要跟着一批批游客步行三、四个小时,衣服经常湿透贴在身上”,买明说,这样的工作已经成了他生活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,“早就习惯了,没觉得有多辛苦”。

如今,买明已在交河故城遗址从事文物保护工作27年,成为年龄最大的文物保护人员,他对交河故城的熟知如同自己的家人一般,“这里的每一个石头,每一棵草,甚至这里的蚂蚁、蜥蜴等生活习惯,我都了如指掌,在这里转过多少次,已经数不清,但每次感触都会不同,总觉得自己在跟着古人的足迹在走,有时走进他们的民居,有时走进他们的官署”。

女儿研究生毕业 甘心回到家乡保护遗址

就像当年热合曼教诲买明一样,买明在女儿古丽拜克热16岁的时候,也向女儿表达了让其留在交河故城,当家族第三代文物保护工作者的愿望。

“那会儿,他就总给我说,我是在交河故城长大的孩子,保护交河、宣传交河是我以后的责任。”34岁的古丽拜克热告诉记者,其实,她今天选择留在交河故城遗址工作,并不是父亲这几句话,而是从小跟着爷爷、父亲在交河故城的经历,让她对这里充满兴趣和梦想。

古丽拜克热说,小时候因为经常跟着爷爷和爸爸去交河故城,经常能见到文物考古调查人员,“那会儿,对他们穿很多口袋的衣服、拿的各种各样的仪器,都充满好奇,总想知道他们在干什么”,她说,懂事以后,知道他们在研究交河故城时,自己也找书钻研这方面的历史,“那会儿,暗下决心,自己以后也要像他们一样去遗址做调查研究”。

2004年,古丽拜克热考大学的时候,如愿考入喀什师范学院人文系历史学专业,大学期间,一位研究过交河故城的知名学者,鼓励她研究交河故城,并给她提供了学术指引和大量关于交河故城的详尽资料。大学三年级时考古学课上对吐鲁番交河故城的介绍,让她对交河故城有了更深了解,“原来交河故城不仅在考古学界有着重要的意义,还在历史、艺术、建筑史等各个研究领域具有重要价值”。因此,她读硕士研究生时选择了文化遗产保护方向。

2013年,古丽拜克热硕士毕业后,原本有机会进入城市的文物系统办公室工作,但她选择回到家乡雅尔果勒村,和父亲一起守护交河故城,当起家族第三代交河故城文物保护工作者。近几年,她不仅和父亲一起在进行交河故城遗址保护宣传工作,还参与了吐鲁番市加依墓地、雅尔湖石窟、伯西哈尔石窟的考古发掘相关工作。

交河故城经过几代人的守护,伴随着人们保护意识的提高,保护工作越做越好,但古丽拜克热认为应该让更多人参与保护文化遗产的行列,“交河故城是丝绸之路上的文化遗存,它在丝绸之路文化研究中具有很重要的历史价值和学术价值,所以,保护好交河故城应该成为我们每个人的责任。”抚摸着交河故城的残垣,看着它在蓝天和骄阳下多变的身姿,古丽拜克热坚定地说,“交河故城就像我的家,让我无论走哪儿都会牵挂和不舍,所以我必须留在它身边。”

【晨报爆料热线:0991-8801111】

(未经授权 禁止转载)

下载“新疆头条”新闻客户端,新疆最新最全的新闻随时看!更能看新闻攒积分换礼品!

扫二维码下载:

微信内打开文章,可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,下载新疆头条



热门排行